当前位置:玉米号10038搞笑黑暗森林
黑暗森林
2022-09-19

1.鬼魂杀人事件

克莱因是澳大利亚图文巴一个小有名气的私家侦探。最近他接了一单生意,委托人名叫塞缪尔,也是一名侦探,只不过他所侦破的对象并不是人,而是幽灵鬼怪,也被人称为“幽灵侦探”或“幽灵猎人”。

塞缪尔是矿业大亨布里奇斯的长子,据说他小时曾目睹过一次灵异现象,从此就迷上了鬼魂和超自然现象。去年,布里奇斯去世,塞缪尔本该接手家族生意,可他却对经营矿业不感兴趣,将布里奇斯矿业交给雇用的经理人打理后,自己与弟弟坎贝尔以及好友曼宁一起开办了一家通灵公司。他们不以赚钱为目的,而是致力于挖掘那些灵异传言的真相,追踪鬼魂并与死灵对话。为此,塞缪尔不惜花重金从英国购置了一台“鬼魂追踪仪”,据说这台设备可以产生特殊电波,从而达到与鬼魂世界进行沟通的目的。这种理论被称为EVP现象,目前在全世界有大批的信奉者。

图文巴可算得上是澳大利亚闹鬼最凶的地方,这里的鬼魂一直都很活跃,居民撞鬼事件频发,几乎每年都会传出数起。只不过,塞缪尔的通灵公司成立半年多以来,原本不时有见鬼传言的小镇上竟然异常平静,图文巴的鬼怪们似乎都被“幽灵侦探”吓住了。就在塞缪尔等得快要失去耐心时,他终于听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有人在距离镇子大约一英里的原始森林边缘见到了“怪异的东西”!

见到的人不止一个,描述却惊人的相似:树林间突然凭空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看起来好像一个长发红裙的女人,四处移动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有人联想到一年前因失恋在林子里上吊自杀的那个名叫利娅的女孩,她死的时候就穿着一条红裙子。于是大家推测,树林里出现的应该是利娅的鬼魂。

得到消息的塞缪尔很兴奋,立刻与坎贝尔、曼宁一起带着追踪仪赶往那片闹鬼的森林。可是,他们在传言有鬼魂出没的地方等了两天,却半个鬼影都没见到。于是塞缪尔提出深入森林腹地去寻找。一开始曼宁不同意,因为这片原始森林非常广袤,就连当地人都不敢走得太远。但好不容易等到机会的塞缪尔却很坚决,他最终成功说服了同伴。三人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和水,带着他们的先进设备走进了森林。

他们的大胆举动在当地引起了轰动,电视台特意派了记者守在外面,希望能得到最新的消息。可是,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几个人始终没有从森林里出来。于是有人猜测,他们一定是找到鬼了,只不过怨气太重的利娅并不愿意与他们和平对话,而是杀死了他们!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救援队也整装待发之际,塞缪尔出现了。他浑身血迹斑斑且沾满泥渍,摇摇晃晃的,甫一走出林子就昏倒在地。两个小时后,塞缪尔在医院中苏醒过来。当警察询问他另两个同伴的下落时,塞缪尔悲痛地说,坎贝尔被厉鬼杀死了!他和曼宁目睹了那个场景。随后曼宁在逃跑途中不幸跌下了山崖。

所有人都对塞缪尔的话表示怀疑,虽然图文巴经常有鬼怪传说,但鬼魂杀人的事件还是头一次发生,警方更不会接受这样的理由,他们调派警力,准备进入森林里搜寻。

可还没等警方出动,浑身伤痕累累的曼宁却跌跌撞撞跑出了林子。他说的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曼宁说根本没有什么厉鬼,坎贝尔是被塞缪尔杀死的,而当塞缪尔发现曼宁看到了自己杀人后,也对他痛下杀手,将他推下山崖。好在曼宁命大,被一棵枝干伸在半空的树接住了才没有丧命。

塞缪尔大呼冤枉,可他的鬼魂杀人说很难让人相信,而且警方也认为塞缪尔有谋杀弟弟的动机。那就是钱,如果坎贝尔死了,亿万家财就全都是塞缪尔的了。警方随即逮捕了塞缪尔,并以故意杀人罪对他提起了公诉。

塞缪尔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一边聘请了高级律师,一边委托私家侦探克莱因查出幕后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

克莱因接受委托后首先去见了被羁押的塞缪尔,希望了解三人进入森林后的详细情形。提起那段恐怖经历,塞缪尔仍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他沉默了足有数十秒才开口,声音里透着挥之不去的恐惧。

2.塞缪尔的讲述

在森林里转了两天,三个人一无所获,鬼魂追踪仪上用来显示周围异常电讯号的指针始终一动不动,让他们怀疑这台花大价钱买的东西是否真的管用。疲惫不堪的曼宁提出放弃这次行动,塞缪尔开始不同意,但坎贝尔也站在了曼宁一边,塞缪尔最后不得不妥协。

可就在他们折返的途中,那台一直悄无声息的追踪仪突然发出刺耳的尖叫,随即显示异常电讯号的指针开始疯狂地来回摆动。

塞缪尔激动得大叫:“她来了!她来了!”并手忙脚乱地按下了录音键,原来这台仪器上连接着一部特殊的录音机,据说可以录到鬼魂的声音。一阵奇怪的沙沙声从音箱里传出来,静谧中,这声音听上去令人不禁心生烦乱。大家盯着仪器,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沙沙声持续了约一刻钟,仪器上的一盏红灯突然亮了,塞缪尔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据卖给他机器的人说,如果机器录到了鬼魂的声音,这盏红灯就会亮。利娅的鬼魂会和他们说些什么呢?

红灯闪了几秒后骤然熄灭,塞缪尔关掉开关,将录音倒回去一段,按下播放键,一阵兹兹声响过之后,录音机里突然传出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每—个—人—都—要—死!”

塞缪尔心头一颤,旁边的坎贝尔已经吓白了脸,曼宁则对着空气大叫:“你是谁?是利娅吗?”可是,那个鬼似乎不愿再与他们说话,录音机再也没有录到一个字,唯有显示灵体存在的指针仍不停地转动着。

突然,坎贝尔尖叫一声,恐惧地盯着塞缪尔身后。塞缪尔回过头,可是除了杂草树木,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时,坎贝尔突然倒退了几步,然后双臂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嘴里惊恐地叫着:“走开!别过来!”

“天啊!你这是怎么了?”塞缪尔伸手去拉弟弟,可坎贝尔一把拂开他的手,像被烫到一般跳着脚向丛林深处跑去。塞缪尔急得大叫着坎贝尔的名字,追了上去,曼宁紧跟其后。坎贝尔对他们的呼叫恍若未闻,像只受惊的兔子般连窜带跳地钻进了密密的丛林,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本就昏暗的树林里,百米开外已经很难看清东西,两人很快就失去了坎贝尔的行踪。

曼宁提议先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到镇里多叫些人来一起寻找,塞缪尔哪里肯听,一边焦急地呼唤着坎贝尔的名字,一边像没头苍蝇般在林里乱转。眼见天色越来越暗,就在塞缪尔感到绝望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坎贝尔的惊叫声。塞缪尔连忙循着声音跑过去。让他心惊的是,坎贝尔的惊叫声渐渐变成了杀猪般的惨叫,在阴森幽暗的丛林里,那叫声听起来让人不禁脊背发凉,毛骨悚然。

当塞缪尔终于找到坎贝尔时,他已横躺在地上,气息奄奄了。塞缪尔连忙扑上去,抱住他,却发现手上粘乎乎的,全是血。“鬼啊——”坎贝尔气息微弱地叫了一声,微微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塞缪尔悲痛万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好像有无数只虫子在啃啮他的肌肤。塞缪尔疼得跳了起来,开始毫无目标地抱头乱窜。迎面一头撞上闻声赶过来的曼宁,不明就里的曼宁受到惊吓,也跟着他一起没命似的往回跑,结果不小心失足摔下了山崖。而塞缪尔此时已经顾不上好友的死活了,只是发疯般向前狂奔,可是那只鬼似乎附在了他的身上,疼痛感越来越强,塞缪尔几乎要昏厥过去了,慌不择路之间塞缪尔脚下一滑掉进了林间的溪流里,接着便昏了过去。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水冲到了另一个地方,天也已经大亮了。由于随身携带的各种装备都跑丢了,所以塞缪尔只有凭借太阳光与树木的生长年轮等野外常识来辨别方向,花了很长时间终于走出了林子。

3.克莱因的发现

听完塞缪尔的讲述,克莱因的第一念头是,他说的是真的吗?如果塞缪尔没有说谎,那么曼宁一定在说谎,可是,他为什么要诬陷自己的好友呢?

克莱因询问塞缪尔是否与曼宁有什么私人恩怨,塞缪尔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说自己与曼宁相识多年,一直都很谈得来,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克莱因又调取了曼宁的供词,发现他前半段所说的与塞缪尔一致,但后面的描述则完全不同。

曼宁说坎贝尔一个人窜入森林后,塞缪尔大叫着追上去,自己也紧跟其后,可是没跑多远就看不到两人的踪影了。曼宁内心充满了恐惧,生怕那个女鬼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他想尽快找到回去的路,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在林子里转了很久,曼宁听到不远处传来坎贝尔凄惨的声音,连忙循着声音跑过去,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幕让曼宁惊呆了。塞缪尔一手持着血淋淋的刀子,另一手揪着坎贝尔胸前的衣服,鲜血正不断从坎贝尔胸前的刀口处喷涌出来。曼宁的叫声惊动了塞缪尔,他猛地抬起头,看到曼宁,突然目露凶光,将气息奄奄的坎贝尔丢在地上,举刀向曼宁冲过来。曼宁骇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跑。奔跑途中,不小心一脚踩空,掉落了山崖。还好他命大,被一棵树接住,这才有机会向世人公布真相。

究竟谁在说谎呢?目前的情形似乎对自己的当事人塞缪尔非常不利,因为他有杀人的动机,讲述的故事又没有说服性。但假设他说的是真的,曼宁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要诬陷他呢?克莱因开始着手调查曼宁的背景。

曼宁是地产大亨塞巴蒂安的独子,与塞缪尔一样是个不愁吃穿的公子哥儿。不过,克莱因动用自己的社会关系进一步对塞巴蒂安的生意调查后却发现,近一年来,由于地产业的剧烈震荡,塞巴蒂安的身家缩水了一半以上,而由于市场的低迷,他投入巨资的几个开发项目也面临停滞,如果塞巴蒂安不尽快找到新的赚钱门路,他最终可能破产。

克莱因推测,塞巴蒂安很可能看中了塞缪尔家族所经营的矿业。他暗中调查,结果让他大为振奋。自从坎尔贝死亡,塞缪尔被控谋杀后,布里奇斯矿业的股票巨跌,塞巴蒂安则趁机大量收购,目前他已经持有近百分之四十的矿业股权。

这就是曼宁说谎的真正原因!克莱因兴奋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过接下来还要设法找到坎贝尔的尸体,证明他不是被谋杀的。再有就是塞缪尔一口咬定的厉鬼杀人说,克莱因是个无神论者,他认为一系列看似奇怪的现象背后一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要洗清塞缪尔的冤屈,还得找出坎贝尔的死亡真相才行。克莱因决定亲自去坎贝尔的遇害现场寻找线索。但是茫茫林海,想要找到一具尸体谈何容易。警方已经先后派出两支小分队去搜寻,都一无所获。

就在克莱因一筹莫展之际,塞缪尔突然想起,在自己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有一个微型定位跟踪器。而那个背包在自己逃跑途中丢掉了,如果对该跟踪器进行追踪,应该能找到背包,坎贝尔遇害的地方也应该就在附近。

克莱因大为振奋,按照塞缪尔的指点很快搜寻到了定位器的信号,顺利找到了塞缪尔的背包。然后以这个背包为中心,开始对周围进行仔细搜索。虽然没有找到坎贝尔的尸体,但找到了已经损坏的“鬼魂追踪仪”,还有曼宁的背包,

克莱因仔细翻看曼宁的背包后,有了意外发现。在曼宁的背包中,有一个很小的空药瓶。侦探的直觉让克莱因觉得这个瓶子可能并不简单,他拿着空瓶子来到昆士兰大学的化学系,对里面残余液体进行了鉴定。结果让人吃惊,这个瓶子里装的竟然是麦角酸二乙酰胺!这是一种被禁止买卖的强致幻剂,可使人产生强烈幻觉甚至是死亡。

曼宁为什么要携带这种东西?他都用来干什么了?克莱因疑窦丛生。通过黑道上的人脉,克莱因了解到,几周前,曼宁在黑市花大价钱购买了一小瓶麦角酸二乙酰胺。

那台鬼魂追踪仪,虽然已经损坏,但里面据说录下鬼魂话语的磁带还保存完好。克莱因带着它找专业人士进行了声音分析,发现鬼魂的声音竟然是曼宁发出的!克莱因询问塞缪尔,证实当初这台仪器就是曼宁联系购买的。

现在所有线索似乎都指向了另一个嫌疑目标,那就是曼宁!

4.谁是幕后真凶

面对指控,曼宁开始还在拼命抵赖,可是当所有证据放在他面前时,曼宁终于低下了头。他承认自己在鬼魂追踪仪上做了手脚,并且对坎贝尔使用了致幻剂,以致他产生了被鬼追的幻觉。

“我只是开个玩笑,我没有杀坎贝尔,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曼宁大叫,“那个所谓的利娅鬼魂其实是塞缪尔找人用投影仪制造出来的,我想他可能是等鬼等得不耐烦了,自己找点事做,所以也就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为了逗一逗塞缪尔,我才买了致幻剂,打算吓吓他们,但塞缪尔没有喝放了致幻剂的水,只有坎贝尔喝了。”

“这么说你并没有看到塞缪尔用刀杀死了自己的弟弟?”克莱因目光咄咄地盯着曼宁问。

“是的,我没有见到坎贝尔的尸体,只是迎面撞上塞缪尔,他好像疯了一样,嘴里发出很可怕的叫声。但我怀疑他是在作秀,他们兄弟两人一直都貌合神离,恨不得对方死掉,自己独得全部家产。出事前的晚上,我曾看到坎贝尔拿着刀慢慢走向他哥哥的帐篷,但是塞缪尔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并没有睡熟,他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在帐篷里大叫‘是谁在外面’?坎贝尔就放弃了,悄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所以坎贝尔的死,我怀疑是塞缪尔干的,他有杀人的动机。”曼宁一口气说完,看着克莱因,一副无辜的样子。

克莱因轻蔑地笑了笑,反问道:“难道你没有杀人的动机吗?据我所知,你父亲现在已经是布里奇斯矿业的大股东了,而且很快就会成为第一大股东。“

曼宁闻言,脸刷的一下白了,大叫道:“不!我真的没有杀人!”

“这话你还是留着对法官去说吧。”克莱因憎恶地说。

不过,塞缪尔虽然暂时摆脱了嫌疑,但坎贝尔的真正死因仍然是个谜,克莱因继续扩大搜寻范围,两天后,终于找到了一具面目全非,几乎只剩骨架的尸体。这具尸体会是坎贝尔吗?为什么仅几天工夫他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克莱因不敢确定,他拿着在尸体脚下找到的背包让塞缪尔辨认,塞缪尔一眼就认出是弟弟的,放声大哭。

由于尸体的内脏已经被掏空,所以已经无从判断坎贝尔的死因。但尸体的惨状还是让一些人开始相信塞缪尔的话,如果不是鬼,又会是什么邪恶力量让坎贝尔死得如此惨不忍睹呢?

克莱因没有放弃查找真相,他联想到塞缪尔的描述,说在抱起坎贝尔尸体时,突然感觉有无数虫子爬上身体并啃咬他。那么,坎贝尔会不会真是被某种虫子咬死的呢?克莱因在尸体周围仔细搜寻,果然发现了一些死去的蚂蚁尸体。这些蚂蚁与克莱因之前见到的所有蚂蚁都不同,它们长得非常巨大,而且形貌凶恶丑陋,口中长有尖锐锋利的大腭。

它们与坎贝尔的死有关吗?克莱因带着疑问咨询了生物学家,惊讶地得知,这竟是种难得一见的大型食肉蚂蚁,生物学名称为阿根廷蚁,生活于阿根廷境内的温带草原上。成年阿根廷蚁体长可达8厘米左右,具有极强的团队协作精神,常常群起围攻猎物,而且攻击力甚为凶猛,能在数小时之内将一头体形硕大的野牛吞噬得只剩下空空的骨架。这种蚂蚁怕光、怕水和烟火,白天隐藏于树洞中,只有晚上才出来捕食。按照生物学家的指点,克莱因果然在一个树洞中发现了蚁群。

由于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曼宁杀死了坎贝尔,法院最终认定坎贝尔死于阿根廷蚁的攻击,只不过,这其中曼宁负有一定责任,因为他给坎贝尔服用了违禁的致幻药物。塞缪尔则清白无罪。

对于克莱因的出色表现,塞缪尔非常满意,他登门答谢,并支付了双倍的报酬。克莱因向他讲述了曼宁所说的,坎贝尔曾持刀想要杀死他的事。塞缪尔沉痛地表示,自己其实一直都知道坎贝尔希望取代他成为家族掌门人,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狠心。

“不管他曾经做了什么,他都是我最亲爱的弟弟。”塞缪尔哽咽地说。克莱因见了也不由为之动容。

送走塞缪尔,克莱因坐了下来,他感到如释重负,同时也颇为得意自己能成功解开这样一个谜团。他自负的目光扫过墙上的世界地图,突然感觉心脏仿佛被什么重重撞击了一下,然后整个人从椅子上惊跳了起来。

阿根廷蚁!!它们是怎么来到与世隔绝的澳大利亚的呢?为什么之前从没听说澳洲有这种蚂蚁出没的消息?难道……一个不祥的念头出现在克莱因的脑海中。他心情复杂地拿起桌上的电话。

一番打探之后,克莱因颓然地跌坐回椅子上。事情也许另有真相。一年前,塞缪尔曾经去过阿根廷,并在一个据说有阿根廷蚁出没的小镇住了十余天。而且他还专门去了阿根廷的萨尔瓦多大学,出钱请他们从阿根廷蚁身上提炼了一些蚂蚁信息素。会不会,塞缪尔带回了一只阿根廷蚁后,将它放在图文巴的丛林中进行繁殖,又在接近蚁巢时,将蚂蚁信息素放在了坎贝尔身上,由此引发隐藏在树洞中的蚂蚁对坎贝尔发动了猛烈的袭击。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他特意在背包中放了一只定位器,并在关键时刻指点着克莱因找到“真相”。

只是,虽然这可能是事实,但克莱因已经不能再做什么了。他现在名利双收,有什么理由要毁掉自己的金字招牌呢?看着桌上那张巨额支票,克莱因不免感慨:钱真是个好东西。三个打着捉鬼旗号的人走入森林中,其实真正的目的都不是在找鬼,却是各怀鬼胎,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字——钱。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

玉米号10038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57780188